老司机在线 

老司机带带我

新地址获取邮箱:[email protected]

防止地址被拦截,建议在电信或联通网络下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或火狐浏览器(Firefox)打开。快乐要分享给好朋友,和朋友一起快乐才是真快乐!

娇娇师娘(与爱同行)-第076章:孪生姐妹

发布: 2024-05-29


  吃守晚饭后回到听雨轩,秦淑芬已经先到一步,喜不自禁的她屏退下人后连声夸凌峰表现真是太好了,现在只要不是瞎子的人都看得出来南宫轩对凌峰青眼有加,凌峰当上下一任家主的希望大大增加。秦淑芬眉开眼笑,然后勉励凌峰再接再励,继续好好表现。

  秦淑芬走后春琴四个丫环也满面春风的向凌峰道喜,毕竟主子风光下人也跟着沾光,和凌峰关系不同的春琴、夏棋更是喜上眉梢。晚上春琴主动侍寝,凌峰当然不会客气,于是平时一脸端庄的春琴在床上被凌峰弄得淫声L语直叫,两腿高举,圆润的白臀在凌峰S性飞舞,乳浪波动,螓首摇晃,双颊艳红,最后像一滩烂泥一般倒在了床上,而凌峰此时犹未满足。春琴见状正想再强撑起来,却被凌峰含笑阻止,正不解间,凌峰凌空发出一掌将卧室房门推开,门开处只见夏棋手足无措的站在门外。原来夏棋也是个性淫很强的女子,一想到凌峰那天给她带来的绝顶快感就睡不着觉,她知道姐姐今晚肯定会陪凌峰,心痒难消下便悄悄过来在床外偷听,没想到凌峰早就查觉她躲在门外。

  凌峰笑看向夏棋说道:“夏棋你快进来,轮到你了。”

  夏棋扭捏了半天,最后还是磨磨蹭蹭的来到了床边,低着头不敢看凌峰和春琴光溜溜的样子,凌峰一把将她放倒在床上,手一摸,早湿成了一片。脱下衣衫后,夏棋和同样一丝不挂的孪生姐姐并头躺在一起的,羞得不敢睁眼,与妹妹心意相通的春琴此时也同样双目紧闭。看着这一对变成白羊的姐妹花,凌峰不由怒眼圆睁,向无限渴望自己的宠爱的夏棋狠狠扑了过去。

  凌峰只感到一阵舒服,他淫性更胜,肏动夏棋也更加凶狠,双手还不时地拍打着雪白的大屁股,「啪!啪!」

  发出清脆的响声,还在雪白的大屁股上留下通红的掌印,而夏棋开始有些吃痛但跟着却诱发了她的欲望,不独不叫苦,所发叫床声还更加诱人!

  “啊!主人,不要怜惜婢子。啊,啊婢子贱命,肏死婢子了!”

  凌峰双眼闪烁着熊熊的欲火,好像真要将她肏死一般,净长一尺三寸直径三寸半的龙根次次尽根插入,直刺入到夏棋子宫才罢休。

  突然,夏棋一阵痉挛猛地一股阴精从蜜穴深处,淋得凌峰好不舒服,夏棋高潮了但凌峰还没有尽兴见到夏棋也不中用了,也就不再勉强,抽出分身,却将春琴夏棋都搂了过来。

  让春琴躺在床上下体分开,两只脚搭在两张椅子上,而夏棋则趴在春琴身上与之重叠,凌峰见安排妥当后,来到二人腿间双手加固了二人的重叠姿势后,用力一挺“啊……”

  先侵入了春琴,紧接着又是“呀……”

  夏棋也被再次侵入了。

  原来,他每次抽动龙根都插入不同的穴里,这样,两个女人都可以玩,但又都可以有更长一点的间歇时间,也可以侍奉他更长久些,一轮疯狂的进攻开始了,姊妹两个此起彼伏的叫床声刺激的凌峰更加神勇,以至于即便是同时迎敌,二女也接连告饶了!

  “啊啊啊……啊……啊主人饶了我啊……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啊……”

  “哦……来了。又来了,全泄了!”

  “泄了又泄了,主人,饶了我吧……啊……”

  “啊……啊……啊……不……行了,呀……”

  两女在他身下高潮迭起,至少泄了五六次了,再肏下去只怕会对她们身体有损伤,凌峰只能放过她们,刚一撤出分身,夏棋就从春琴身上翻了下来,双眼翻白下体还不时地溢出泛着气泡的液体。

  春琴的情形也一样,都已经不能在站了。但凌峰没有发泄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稍等片刻,等春琴夏棋恢复一点过来了,见到凌峰目露淫光的盯着她们,她们也知趣的一起来服侍起他来。

  凌峰想看看她们两个会有什么新花样,于是躺在床上,龙根因为没有得到发泄依然直挺挺地指向屋顶,不停地颤动着似乎在发泄着不满。这时,之间这对姐妹默契的一起来到凌峰旁边,春琴趴在他下面用嘴开始吸允这强大分身的根部从阴囊开始,然后不停向上滑动,知道龟头的顶端,整张嘴努力的含住,但也只含住一部份,大部分还露在外面,跟着嘴里的舌头开始活动,时而轻点马眼,时而围绕着龟头打转,显然是训练有素。

  夏棋也不含糊,她反向的骑跨在凌峰身上,性感硕大的肥臀指向了凌峰,却把粉嫩诱人的蜜穴悬在了凌峰脸面的正上方,她的嘴功丝毫不弱于春琴,她趴在凌峰龙根根部舔弄他的阴囊,舌头灵动的给这根邪恶的巨大的龙根做着全身按摩。

  凌峰舒服的享受着皇帝也没有的服务,宛似神仙一般,忽地,他突然觉得悬在自己面孔上方的夏棋的淫穴实在诱人,于是双手抱住那肥白的屁股将那动人的肉穴压向自己的嘴。

  夏棋不想他会有此举动,「嘤」的一声,其实她什么样的风流阵仗没见过?只是,这种情形多是那些不中用或是有些变态的男人喜欢用,一般情况下能干的男人很少这样。只是凌峰并非要用舌头来对她如何,而是实实在在的亲吻了一番她下身这张嘴。

  此时凌峰欲火已经烧到了顶点了,他坐起身,将夏棋放躺下,抄起她修长的双腿搭在肩头,下面龙根猛地直刺入了进去。毫无技巧的冲撞,每次都肏得夏棋摆动腰身来抵御攻击,但每次抽出时的空虚感又都令她无所适从,使她有了要死在这龙根之下的愿望,于是她拼劲最后的力量,迎接着凌峰一次快似一次,一次猛似一次的冲击。

  “……啊……啊……啊……姐姐救命呀!”

  “啊……”

  双腿突地一伸,双手猛力一抓在凌峰背后抓破了不少,跟着双眼翻白头向旁边一歪晕死过去。毫不迟疑,凌峰一把抓过还在一旁观战的春琴,依葫芦画瓢,相对夏棋一样肏了起来,春琴知道运气好能让凌峰射自己一次,如今这么多女人,凌峰又如此神勇能干,能轮到不容易了。她运功挤压在她体内莽撞冲锋着的巨物,要让他早点放出精华,但凌峰哪里是好对付的?那巨人般的龙根热度直线上升,很快春琴就已经被肏得晕头转向了。

  其实凌峰心中还是对射在春琴体内有偏好,一来春琴长得实在是太诱人了,二来她床上功夫也实在讨人喜欢,其实夏棋和她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终于,在勇猛的征伐了一个时辰后,凌峰感觉到自己要爆发了!他赶忙将双手从春琴丰赘的大腿下面穿过,抄住春琴的大屁股用力的迎向自己,而与此同时,自己的龙根也竭尽全力的现下插刺,春琴已经气若游丝浑身松软了,但见他如此举动,知道他要高潮了,于是鼓起余勇,向上挺动大屁股迎接着他。猛地,凌峰将春琴的大屁股死命向身体一拉,腰下用力将龙根使劲向前一顶。

  龙根再次闯入了已经多次回归过的老家,大龟头顶在了春琴的子宫壁上,只一瞬间,春琴似乎等了好久等待着。她被这股灼热的子孙精烫的一阵哆嗦,再次泄出了大量的阴精,她又高潮了。

  凌峰还是不甘心似的,用力的向春琴顶动着,他要把所有的子孙精都射入春琴的子宫,终于精疲力尽,他趴在春琴身上睡去了,龙根却还没有拔出,依然留在了她体内,虽然已经萎缩了,但尺寸还是惊人的很,竟然大龟头还堵在子宫口,似乎在防止那些刚刚送入春琴体内的他的子女会淘气的跑出来,要让同样从这个子宫生出来的龙根阻挡住他们一样。……

  第二天两姐妹都起不了床,春琴只好借口生病让秋诗、冬梅来服侍凌峰。

  吃完早餐后凌峰就赶到南宫轩的住处向他请安,感谢他对凌峰的信任。根据秦淑芬的安排和要求,凌峰又跟南宫轩提出修炼南宫世家最高秘籍汇川大法的要求。

  南宫轩笑着说道:“宇儿你沉迷武学的心性还是没变,我算着今天你也该来问这个问题了。不过我现在还不能让你看,因为这是你爷爷定下的规矩。修炼汇川大法,必须打通全身奇经八脉,外加宽容所有经络,虽然你现在也已经做到,但是你爷爷曾经要求,年龄不足二十,是不能涉及汇川大法修炼。以免先入为主,反而妨害自身修练,所以爹现在还不能让你看这本秘籍。”

  凌峰对什么汇川大法根本就不感兴趣,因此才不会死缠烂打的要求修炼,但是为配合一下表演,他还是装作满脸失望。

  看到凌峰的表情,南宫轩接着安慰凌峰道:“宇儿你不要灰心,以你的聪明爹相信你一定会成为南宫世家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弟子,成为当今武林绝顶高手,为我南宫世家争光。这样吧,咱们再提前一点,以你十八岁为限,到时候爹让你看汇川大法秘籍。你看这样如何?”

  凌峰只好喏喏答应,见凌峰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一向疼爱凌峰的南宫轩不由心生怜惜,抚着凌峰的背说道:“宇儿,爹现在最疼的就是你,但爹总不能坏了祖宗的规矩。等一下爹带你去藏经阁,让你见识一下我南宫世家所有的武学秘籍,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你的东西,但汇川大法秘籍除外!”

  凌峰不由大吃一惊,一下子忘了说话。

  藏经阁是南宫世家绝密重地,里面不仅有南宫世家几代人搜集的稀世奇珍,更存有南宫世家各种武功秘籍,其中包括南宫世家三种顶级武学“指天剑”、“霹雷掌”、“纵云腿”原来南宫世家祖先为保持家主权威,防止家族内哄,便将南宫世家这三种威力最大的武学定为镇家武功,只有家主能够修练,从而保持家主的绝对权威。

  藏经阁平时只有南宫世家家主才能进去,其它南宫世家人若想进去,必须得到家主特许并亲自带进去,但几百年来得到这种殊荣的人并不多,今天南宫轩是怎么了,竟然要带凌峰去藏经阁?

  或许凌峰自己都不知道,他今天开始,已经是南宫世家的准接班人了,未来南宫世家家主的最有力接替者。

  带着惊异的表情,凌峰随着南宫轩来到了一所小院子前。推开院门,一所宏伟的高楼出现在眼前。楼前四个家丁打扮的人一动不动的分据四方,一楼门口还有二人,他们浑身散发着一种凛烈的气势,显然是藏经阁的守卫。走近后凌峰立刻感觉到他们的武功与当今武林一流高手相比也毫不逊色,不知为何他们居然心甘情愿地在南宫世家充当护院家丁的角色。可见藏经阁在南宫世家的地位至高无上和神圣。

  随南宫轩来到一楼门口,两个守卫一言不发的躬身行礼后转身开门,待南宫轩和凌峰走入后又将门从外面关上。走入藏经阁后,南宫轩像是突然想起一件事,告诉凌峰尽量不要在楼内弄出声响,这个要求让凌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南宫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楼内是一个宽广的大厅,四面墙上悬挂着几十幅字画,走近细看后凌峰发现这些字画全都是名家之作,其中居然有吴道子、颜真卿、王羲之等人的作品,件件都是稀世珍宝。二楼入目所见是数不清的贴满封条的大箱子,估计里面装的都是南宫世家几代人搜集的金银珠宝。走上三楼,尽是一排排的书柜,上面放满了各种武学筷籍,其中一个柜子上了锁,柜子外的标签写着指天剑 、霹雷掌 、纵云腿、汇川大法秘籍,凌峰不由心中一动,转头向南宫轩望去,但他显然没有打开柜子的意思,于是凌峰只好识趣的浏览起其它南宫世家武学筷籍来,看看有没有自己所关心的东西。南宫轩也不来打扰凌峰,静静的在一旁把玩一只翡翠鼻烟壶。

  南宫世家武学果然博大精深,不一会凌峰便沉迷其中。在武学秘籍中凌峰并不意外的发现了《阴阳挪移大法》在它一旁凌峰却发现了一本曾在《玉房秘要》中看到,号称采阴补阳最高功法的《易髓经》虽然凌峰对这种损人利已的功法嗤之以鼻,不屑为之,但还是对它为什么会被尊为第一而禁不住好奇,于是随手翻阅起来,只见第一页便开宗明义写道:“夫天生万物,为人最贵。人之所上,莫过阴阳。法天象地,规阴矩阳,悟其理者则养性延龄,慢其真者则伤神夭寿。易髓经法为阴阳相济之法,男女阴阳交接,女身大泄之后精关大开,男可依法吸女之阴气入体,与已之阳气融合后再依法行功,可收固本培元、真气提升之效,若男为百川脉,则真气提升可达一倍以上。男功成圆满之后,可逆运此易髓经法,度真气于女体内,使女体先失后补,不致体亏气损,若女体得大于失,亦可收真气提升之效。”

  看道这里凌峰才知道《易髓经》其实是一种男女合体双修,互济互利的房中术,只是绝大多数情况下男人出于自私心理,不愿将修得的真气再度给女方,造成女亏男盈的结果,并非如《玉房秘要》中所言是专采阴补阳的阴损功夫。而且这对于逍遥御女心经是很有益的补充,于是凌峰不由自主的继续看了下去,直到将全套《易髓经法》牢记在心。

  看过《易髓经》后,凌峰又继续翻看其它秘籍,心中暗暗记忆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时间过得很快,这个时候天竟然已经黑了。

  南宫轩这个时候走过来抚着凌峰的肩膀说道:“宇儿,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你天资聪明,而且身具异禀。所以你一定要振作精神,尽早练成汇川大法。这个你拿回去好好的看和练习……”

  说着,递给凌峰一本秘籍,凌峰乍一看,居然是南宫世家三大绝技之一的《指天剑秘籍》“爹,这是指天剑!”

  南宫轩点头的道:“不错,虽然现在你还不能修炼汇川大法,但是指天剑还是可以的。”

  “谢谢爹!”

  凌峰结果指天剑秘籍,高兴的说道。

  南宫轩点头,道:你除了勤练武功之外,还要记住昨天我跟你说的。我南宫世家家产的事情你也要关心,你现在心知肚明爹对你报有什么样的期望,所以从明天起,你除了练功之外,还要经常去你大伯那里,学学如何管理家产。天色也不早了,你在这里跟爹一起吃了晚饭再回去吧。”

  和南宫轩一起吃完晚饭后,凌峰回到听雨轩时已是掌灯时分。

  今天一下子知道了如此多的南宫世家秘事,让凌峰感到又吃惊又头痛,看来冒充南宫宇还真越来越刺激了。洗了一个舒服的澡后,凌峰例行公事的闭目练起功来。

  一个小周天之后,凌峰炯炯有神的睁开眼睛,春琴夏棋已经侍候在自己当年身旁,望着他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神色。

  凌峰自从后“恢复记忆”后就一直没把她们当丫环看,昨天又答应了她们要跟自己一辈子的要求,她们自然全心全意的依付于凌峰,凌峰也决定要好好对待她们,让她们尝到幸福的滋味,凌峰一直觉得女人不应该只是男人的玩物,就算身份低微,也应得到应有的尊重。于是凌峰向她们微微一笑,开口说到:“春琴、夏棋,你们从今天晚上起就跟公子我学看书写字,好不好?”

  春琴、夏棋面面相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书写字一向都是有钱人家的小孩才能享受的待遇,她们从小就是丫环,这种事情从来就不敢想,现在听说凌峰居然要亲自教她们,难怪她们不敢相信。

  凌峰接着说到:“你们既然要跟我一辈子,不识字怎么行,我可不想你们一辈子都做端茶倒水的差使,你们以后要做我的贤内助。”

  终于明白了凌峰的意思,春琴、夏棋激动得哭了起来,凌峰好不容易才哄停她们,接着就从《三字经》开始教起。琴韵棋韵的记性和悟性都不错,教过的字马上就能记住,一个晚上下来竟然也学会了不少,进步大大出乎凌峰的意料之外。

  时间很快过去,夜色已深,春琴、夏棋还在学写字,两姐妹写得手腕发酸,满头大汗。见状凌峰心疼地对她们说道:“时候不早了,你们也累了,赶快回去休息吧,我也要睡了。”

  没想到听到凌峰说的话,春琴夏棋马上脸上变色,眼眶微红,跪下说道:“少爷你不要婢子们侍寝,是不是婢子们服待得不好,让少爷不高兴了,请少爷责罚。”

  凌峰哭笑不得,连忙将她们拉起,说道自己不是这个意思。但从小就当惯下人,头脑里主尊奴卑思想根深蒂固的春琴夏棋总是不能释怀,看来要改变她们并非一朝一夕的事。说了半天,春琴夏棋总算明白凌峰并不是对她们不高兴,这才服待凌峰躺下后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