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在线 

老司机带带我

新地址获取邮箱:[email protected]

防止地址被拦截,建议在电信或联通网络下使用谷歌浏览器(Chrome)或火狐浏览器(Firefox)打开。快乐要分享给好朋友,和朋友一起快乐才是真快乐!

娇娇师娘(与爱同行)-第130章:快乐

发布: 2024-05-28


  绣床上,凌峰剧烈地动作着,纪若嫣在高张的情欲和阵阵蚀骨消魂的快感冲击下,在破瓜痛楚之后,享受全所未有的快乐,而且她完全改变放开往昔的矜持,忘情呼叫,用尽所有力量,所有热情逢迎着,将肉体和灵魂一起献上。

  当攀上灵感的最高峰时,凌峰一阵颤抖,停了下来,伏在纪若嫣羊脂白玉般的丰满胴体上。

  凌峰一片平静。

  每一下交触。都使他体内的真气更凝聚.更确实,若别人的练功是要打坐冥思,他的练功则是男女欢好,阴阳融和。

  他感到自己的力量,不住流往纪若嫣,又不住由纪若嫣回流到他体内,使他身心都达至前所未有的适意境界,意到神行,说不出的畅快。

  纪若嫣把凌峰搂紧道:“夫君!若嫣从未想过男女之欢竟然是如此的快乐,之前二十年我都是白活了!我也从未试像今天这样感到踏实和满足,整个天地像全给我们拥进了怀里,夫君是天,若嫣是地。”

  凌峰撑起身来,一对色眼肆无忌惮地在她像花蕾般赤裸的身体上来回巡视,微笑道:“快乐才是刚开始,我还得继续,不要这么快作结论。”

  纪若嫣惊呼道:“夫君大人请体谅若嫣.她现在满足得要断气了,再承受不起夫君的恩泽,不若我唤其他姐妹来接替吧。”

  凌峰得意忘形下仰大打个哈哈,往纪若嫣凑下去,热吻雨点般落在她如鲜花盛放的胸脯上,喘息着道:“假设你现在有力下床.即管去请你所谓的姐妹来替你吧。”

  纪若嫣只顾着娇吟急喘,那有馀暇答他的话。

  凌峰再次活跃起来。

  他的心不由飞到美逸如女神的静瑜身上,假若自己能和她来逍遥御女双修,那将是怎样的极乐美事呢?

  凌峰的遐想和欲望膨胀,只苦了身下的纪若嫣。

  凌峰拥着纪若嫣娇柔无力的玉体,双手在她腻滑的玉背上、香臀上四下游走,纪若嫣清纯的俏脸上带着欢爱过後的的满足,嘴角挂满了甜美的笑意。在阵阵和风的吹拂下,凌峰鼻内全是纪若嫣那醉人的体香。

  “还要么?”

  凌峰温柔的一边抚摸她,一边问道,刚才她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还没来得及仔细品尝其中的快乐,就已经达到了高潮,就像是「猪八戒吃人参果」一般,所以凌峰很体贴的问她是否还要。

  “嗯……刚才太快了……凌郎……我还要……”

  纪若嫣虽然羞红着脸,但却还是勇敢的说出了心中的渴望。

  纪若嫣的呼吸慢慢由急促变为平缓,凌峰把她的身子侧过来,把她一条修长白腻的玉腿架在肩上,宝贝一挺,又一次闯进了纪若嫣亚的玉体内。由於这种方式能更深地进入她的体内,刚开始,纪若嫣秀眉紧蹙、娇躯轻颤,小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胳膊,慢慢地她温婉地回应起来。

  “嗯……这样就好……对……凌郎……再来……”

  “嗯……好舒服……凌郎……你真好……妾身爱死你了……”

  纪若嫣这小妮子抛弃了心中的羞耻,顾不得旁边还有数个少女在旁观,吐露了心中的爱意,更是频频送上香吻。经过刚才的体会,凌峰知道纪若嫣不爱狂风暴雨式的抽插,而喜欢微丝细雨一样的温柔。於是他怜惜的缓缓抽动。慢慢的轻轻插入,纪若嫣阴道内的嫩肉缓缓的蠕动,一层层的褶皱温柔地按摩着不断进出的大龟头。

  “嗯……我太快乐了……凌郎……我还要……”

  好半天,凌峰盘腿坐在地上,扶着纪若嫣蹲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他扶着她柔弱无骨的细腰,引导她的娇躯微微的上下耸动。她在他耳边吹气如兰,连绵不绝的轻轻喘叫,给予他极大的享受。

  “啊……这种姿势……更舒服……啊……好爽……”

  “啊……凌郎……你真会玩……我们姐妹都是你的人了……我们只让你……一人玩……凌郎……我们爱你……凌郎……你也会喜欢……我们吗……”

  “当然……我当然喜欢你们……而且……我……还要……娶……你们……等武林……平静了……我们……就……找个……世外桃源……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到……那时候……我天天陪你们……好不好……”

  “凌郎……你是说真的……”

  “我凌峰说到做到,若嫣,我一定会好好待你和你的姐妹们一生的。”

  凌峰满脸严肃的说道,纪若嫣几乎喜极而泣,说不出话来。感激的送上香吻,激情的吻着凌峰,好半晌才移开。

  纪若嫣把头枕靠在凌峰的肩膊上,微微的喘着气。他吻着芬芳的秀发、雪白的玉颈,双手托着柔软的香臀,不快不慢的轻轻抽插着。纪若嫣那暖暖的、软软的的蜜穴令他感到说不出的舒服。爱液顺着宝贝淌到他的大腿上,身下床单全都湿了。

  “啊……凌郎……我快不行了……嗯……哼……太快活了……”

  慢慢的,纪若嫣白嫩的香肩耸动起来,凌峰知她的高潮来了,再用力的抽了几下,龟头上传来一浪一浪的灼热的热流,蜜穴内开始了一波一波的剧烈抽搐,紧窄香软的阴道开始剧烈收缩,把整条宝贝紧紧的箍着,凌峰精关一开,阳精直入花心。

  纪若嫣一声娇呼,软瘫绣床上。凌峰埋首在她香美腻滑的粉颈和秀发里,贪婪地嗅着她动人的体香,知道自己的修为又再精进了一层。

  纪若嫣略张少许倦慵的媚眼,求道:“夫君!我真的不行了,求求你放过若嫣吧。”

  凌峰体内的精气正前所未有地旺盛。逍遥御女双修男女交合时阴阳相交之气,对凌峰裨益之大,实在难以估计。

  凌峰吻了纪若嫣一口后道:“你既再难消受,就乖乖地在这里睡觉好吗?”

  纪若嫣无力地点了点头,闭上秀目。

  凌峰暗忖若现在摸到白璐她们房内,她们会有什么反应?

  旋又放弃这个想法,因为这种偷香窃玉,强行上弓的事情,并非他这个大色狼所为,正所谓盗亦有道,他这个做色狼的,也有自己的原则。而且若如此向她们施袭,纵使心内千情万愿,怕也下不了台,会怪自已不尊重她,若闹僵了,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反效果。

  凌峰离开了纪若嫣的身体,迅速披上衣服。

  纪若嫣均匀满足的呼吸声由床上传来,竟酣然入睡,想来她的梦定必甜美非常。凌峰心中自然是一阵自豪,一个能令女人完全满足的男人,往往都是自豪的。

  《与爱同行》这是传说中的黄金分割线,以下更为精彩!黄昏已至,整个香榭居都安静异常,一个人都没见到,四周却都布满了杀气。

  凌峰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出事了。他敏锐的闻到杀气的来源,香榭居大门前宽广的广场上,香榭居三百弟子的对面居然围着上千的名门正派弟子。

  令人最意想不到的此次正派围攻,竟然不是以华山派为首的八大派,虽然各派都派有人参与,但却是以江南大江盟为主,看得出他们是借此机会抢占江南武林势力。

  大江盟在江南实力不在慕容世家、南宫世家之下,但声威一直屈居第三,此次蝴蝶门约战南宫世家,被大江盟视为千载难逢的机会,南宫世家能胜出还好,万一南宫世家不敌蝴蝶门,那大江盟就可以一举代替南宫世家,成为杭州乃至江南最大的势力。为了捞足面子,对付五仙教这种事情,大江盟自然不能不出面,一来可以在武林中树立威望,二来也可以扫除矗立杭州的五仙教这个心头大患,更可以打击南宫世家,一举三得,何乐不为。

  大江盟牵头,出动五百弟子,他们的掌门更是带着五大护法倾巢而出,此刻站在人前出来挑战五仙教的就是他们金枪护法金盛。

  香榭居五仙教所有弟子全副武装,列成几排,阵前立着四个年轻女子,她们风姿绰约,美丽不凡,但是神情坚决。她们便是五仙教的四大仙子白璐、沈宜君、杜芷兰、何月梅。

  这种阵势,看得出五仙教已经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打算,如果一个人连死都不怕,那战斗力绝对是惊人的。

  名门正派这边裂开了一道缺口,一个高大粗壮,气势威猛,身披黑袍的大汉排众而出,身后跟着五名护法,带着各式各样不同的利器,紧随而上。

  正是名震江南的大江盟霸主,洪尊。

  五大护法,一字排开,列在他身后。

  洪尊冷哼一声,道:“白教主,如果今天你们不解散五仙教,那只能是玉石俱焚。”

  白璐冷笑之,道:“就你弄错了,我不是什么教主。不过就算我季教主不在,我也可以明确的答复你:我五仙教玉石俱焚,你们也不会占到任何便宜。想不到华山派没来讨说法,你们大江盟却很积极啊。”

  这个时候华山派阵营中站出一人,正是后起之秀程小叶,“谁说我华山派没来,只是对付你们五仙教,何劳我家师、师姐、师兄出马。”

  白璐一阵冷笑,道:“这么说大江盟只是给你们打前哨的走狗咯!”

  洪尊怒不可遏,道:“白璐,你休得张狂,像你们这歪门邪魔,人人得而诛之。今天我大江盟号召天下武林要诛灭你们,束手就擒吧,免得死无全尸。”

  白璐冷笑,道:“死无全尸?我就怕你没那本事。”

  洪尊道:“今日尔等若有人能挡我十合不败,我洪尊掉头便走。”

  他原本打算一上来立即骤下毒手,杀尽此地生人,但是看到五仙教视死如归的阵势,知道虽能必胜,亦可能令己方元气大伤,顾而从战略入手,先以威势寒敌之胆,再从容定计。他能称雄江南,自有手段。

  沈宜君最是受不了洪尊气焰,叱喝一声,提剑大步踏出,众人想要阻止,已来不及。

  洪尊两眼射出两道寒光,扫视了沈宜君上下数眼,冷然道:“对付你空手便可以。”

  身后的名门正派一齐发笑,充满轻视。

  五仙教人感同身受,愤慨万分。

  沈宜君心中狂怒,可是今晚敌势凶顽,使他早已收起傲心,知道这关系到己方生死存亡,敌人愈是轻敌,对自己愈是有利,一声不响,身子弓起扑前,大刀直劈洪尊。

  洪尊寂然不动,冷冷望着沈宜君长剑攻来的轨迹,直至剑锋离开门面三寸,双脚一移,闪到沈宜君右侧刀势难及的死角。

  沈宜君大骇,正要转身运剑,洪尊左脚踢出,扫向他的左腿,原来沈宜君的剑势走狂猛的路子,最着重下盘坚稳。所以进退间,总以一脚拄地,一脚变动,一虚一实,支持重心,洪尊眼力高明,这一脚正是扫向沈宜君左脚作为重心的刹那,时间拿捏得无懈可击。

  沈宜君魂飞魄散,无可奈何下迅速将重心转移右脚,变成侧跌开去,反剑护着要害,优势全失。

  洪尊喝道:“第三招!”

  乘势抢入沈宜君的剑光里,一拳打在剑身上。

  沈宜君只觉剑身有一股如山洪爆发的大力传来,长剑脱手当的一声落地,口喷鲜血,打着转跌往十步开外。

  白璐、杜芷兰、何月梅一齐冲出,加以援手。

  洪尊负手而立,毫无加以追击的意思。

  名门正派方面欢声大笑。

  五仙教人人面无血色。

  沈宜君被扶回阵内,虽无性命之忧,但已失去作战能力。

  沈宜君在教内是仅次于季若兰、白璐的第三高手,竟不是洪尊手下三合之将。

  洪尊沉声道:“还有谁要再试试看?”

  白璐面上忽红忽白,不知应否亲自上阵。如此厉害的洪尊,只怕就是季若兰出面,也未必是敌手啊。自己的武功和沈宜君只在伯仲之间,何能讨好?洪尊不愧名列名动一方霸主,凭此实力,绝对在十强之内。

  白璐心中一叹,如此高手,恐怕也只有凌峰可与之一敌。凌峰,他会出手吗?